河南青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:

【名称】《梦》

【作者】亨利·卢梭 

【年代】1910年

【类型】布面油画

【尺寸】204.5×298.5cm

【收藏】美国,纽约,现代艺术博物馆

 

由于进入艺术学院学习不再是从事绘画的唯一途径,许多从未受过正规训练的人也加入带职业画家的行列中来,并以他们高度个人化而不受拘束的表达给人留下深刻印象,梵高和高更都属于这种情况。不过梵高为了成为一名优秀的画家曾深入临摹过伦勃朗的作品,高更在一开始也是紧紧追随印象派画家的方法,而有一位比他们俩更为彻底,干脆什么专业技巧都没学习,拿起笔来就画自己的画。这位画家就是亨利·卢梭,一个极为天真烂漫的人,被当时的人戏称为“星期天画家”(业余画家)。他的出现几乎是艺术史中的一个特例,尽管经常参观最新的展览,又与老到塞尚、小到毕加索的前后两代画家交往友善,但他的画风从未受到任何人影响,既不同于传统风格,又与任何现代派艺术保持距离。他自始至终就没有太大变化,以至于让人只要看到这种排列整齐、略显稚拙的作品便会联想起他的名字:卢梭。

图中这幅是卢梭人生中留下的最后一张画,名为《梦》。那时他已经是一位66岁的老人,每当想到这一点,便不免令人更加感叹画中呈现出的清新、奇异的意境。在这个梦里,卢梭将一位女子置身于热带丛林,皎洁的月光下,山谷中繁茂似锦的植物簇拥在一起,硕大的花朵竞相绽放,期间不时闪动着狮子、大象、野牛、蛇、鸟和黑猩猩的身影。还有一位肤色有黑的乐手,吹奏着迷人的竖笛。笛声像着了魔法,让所有的人与动物都听得出神,如梦如幻、如痴如醉……画中的丛林,蕴含着无限的异国情调,然而,卢索根本没有像高更一样亲自去过热带,他的想象仅来自于画报以及在巴黎近郊热带植物园里的观察,虽然有过很详细的写生记录,但它们全靠卢梭的主观愿望被拼贴在画面上。一丛丛、一簇簇,丝毫不在乎立体感和空间效果,所有叶子的边缘都闪着明亮的光。此画一经展出便引来了许多评论,有人觉得卢梭实在是太异想天开了,既然是丛林,干吗还要画上一张红色的沙发呢?对此,卢梭再给批评家安德烈·杜邦的信中做了一个解释;“我立即就回复你的充满善意的来信,是为了向你解释引起争议的沙发为什么放在我的作品《梦》中。躺在沙发上的女人梦见她被带进森林之中,倾听弄蛇人演奏的音乐。这就是画中沙发存在的原因……

这也是卢梭特别让人喜爱的原因。他的思路总是如同一个长不大的小孩,直率而单纯。人们常常愿意将他的性格与作品联系在一起,用中国的老话讲就是返璞归真。不过,定型化的思维总有使事实简单化的倾向,除此之外,卢梭可能更是一个敏感、机智、对时代富有洞察力的人。比如当1889年,巴黎为举办世界博览会而修建了埃菲尔铁塔时,大多数市民都对这个高高耸立的家伙嗤之以鼻,只有卢梭欣然欢迎,甚至他的一张自画像还以铁塔为背景。这倒不是说卢梭多么欣赏这个建筑,而是它提醒我们要看到这种态度背后隐藏的信息。与埃菲尔铁塔联系在一起的是世界博览会,这是19世纪中叶以后才出现的一种新形式,他专门用来展出来自世界各地的工业产品、珍稀物品,因此集中体现着现代工业发展的成就和人类的无限想象力。在巴黎当年的博览会上,展出了各种蒸汽机、电动机、这些都是现代社会的标志。画中,画家坚定地站在铁塔前,拿着调色板和画笔,身后飘扬着众多国家的国旗,空中还飞着一个热气球,此时,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个更加全面的卢梭,他对自己的身份十分清晰,他是现代人,一个现代的画家,身置其中,用画笔记录下来引发他好奇心的一切。

因此,当回过头再次欣赏卢梭笔下的热带丛林,我们也会更加意识到它与高更笔下塔希提岛的不同。他不是出于对文明社会的质疑和逃避,而是一种带有天真之心的对于远方的想象。它与曾经出现在卢梭其他作品中的铁塔、氢气球、飞船和滑翔机一样,属于现代世界的一部分,是当时的欧洲人所能接触到的最新奇的事物之一。她们在卢梭的眼里都展现出美妙而充满活力的一面,激发画家抛开一切成规去尽情表现,并且终身乐此不疲。有一次由毕加索领头组织的向卢梭致敬的宴会上,卢梭曾开心的跟毕加索说:“咱俩是当今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两位画家,只不过你用的是埃及风格,我用的是现代风格。”不要以为卢梭又在说胡话,从某种意义上,他讲的一点都没有错,只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体会罢了。其实,在他身上,我们可以看到比稚拙、梦幻风格更多的东西,那是一个人以及他相遇的世界。

http://www.minghuacheng.com

评论
热度(6)
  1. 牙买兔YAMATI 银河南青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高科技农民工河南青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转载了此图片
©高科技农民工 | Powered by LOFTER